萤の颜

为皇帝的归来奏响乐章!

【喻黄】浊中剑 一

雲驀膜膜膜:

好久没写古风,这次搞搞喻黄。


算个复健。




  一




  马过刀捎愁,风鸣曲断头。




  




  夜色深,城中本当寂静,然而此时灯火亮了五条街,喧闹之声从河那头响到河这头。




  喻文州站在城楼上,月黑风高,是个好杀人的夜。他眯着眼,看着灯火相继着亮起,追着一道身影在街巷中窜来窜去——那道身影着实难以捕捉,哪怕是他居高临下纵观全局,也难以一直盯住。




  “城主没事吧。”他问身边人,近卫应了一声:“只不过是受了些惊吓,那一刀捅在了椅背上。”




  “刀呢?”喻文州追问道。近卫忙将事物呈上。




  一把细长的弯刃,刀口还带着一丝丝绿光,显然是淬了毒的。被这一刀刺中,且不说有没有受重伤,就算是破了点皮,估计也会被毒死。




  刺杀用的毒,自然不可能是等闲的毒。




  “刀拿去查一查,是哪里造的,淬的是什么毒。”喻文州将弯刀交还给近卫,“别的人,可以去休息了。”




  “是,大人,那……刺客呢?”近卫犹豫道。




  “已经安排好了。”




  喻文州回头,看了一眼。刺客的身影消失在暗巷之中,灯火倏地就断了线索,追捕的人徘徊了一会儿,只能纷纷散去,选择去城门戒严。




  




  刺客躲藏在一座桥的桥洞中。这是他预先准备的落脚点之一。说是落脚点,其实也只不过放着一些伤药和一把备用的刀。他在桥边的屋檐下确认了半天,没有看到有追击的人,这才选择钻进桥洞。




  他的准备只有一击,但是为了这一击他将城市的大街小巷跑了至少五遍,就算是这样的熟悉程度,也跑了半座城才把追兵甩掉,而身上也受了一处刀伤,一处箭伤。箭伤在腿部,刀伤在腰部,都是会对他接下来逃离行动造成影响的。




  索性他准备了这个落脚点。这里很安静,只听得到湍急的河水的声音。可以让他好好放松一下绷紧的神经。




  他在黑暗之中摸索着,走进桥洞,蹲在地上摸了半天,却始终没有摸到自己之前放着的东西——这是在天黑下去后他才放的,被路人捡走的可能微乎其微。身上的伤口传来阵阵的疼痛,手摸一下就沾了血,显然伤的不止表皮。




  他的刀在战斗的时候丢失了,刺杀的刀也没能拿回来。无论是药还是刀,都是他现在所需要的。




  只是这些东西呢?




  他忽然觉得身后要一寒,还未回头,便听到了一个人轻快的声音。




  “我想你可能是在找这些。”那个人说道,“有这么多的储备还能甩脱追兵,看来准备做的很充足啊,可惜啊可惜,刺杀没成功,自己也得搭在这里。如果我是你,肯定不会这样做。”




  他的手按在地面上,猛地扭身回手,一块石板碎片被他掷出,直冲背后那人的头部而去。然而还没等他来得及发力反扑,眼前寒光闪过,石片在一声轻微的“叮”中被击飞,而那人的右手上仍然是空空荡荡,左手上提着他准备的布包——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是他分明记得,隔开那块石片的是道剑光。




  “我听过你的名字,也听过别人形容的你的刀,不过现在你的刀在我的手里,你的马也不在。”那人摇头,似乎是在为他惋惜着,“而且你还有伤,要是对你动手,也太没意思,怎么都不符合我的身份。”




  “马过刀捎愁,风鸣曲断头,是这样说的吧。”那个人依然啰嗦着,直到念出了这句诗,才停顿了一下,紧接着报出了他的名字。




  “于锋。”




  他一惊,下意识地向后退去,结果就见那个人左手一抬,自己准备的布包被扔在面前的地上。




  “拿起你的刀,和我一战,我输了你就可以离开,你输了就跟我回衙门。我不介意你先处理一下伤口,不过希望你快一点,我赶时间。”那个人说着,微微晃了晃身体,腰间的佩饰和什么东西相撞,发出了一声轻响——这时于锋才注意到,那个人的腰间挂着一把剑。




  就是这把剑格挡开了自己的偷袭,而他却连剑的影子都没看清。




  于锋咬了咬牙,从布包里摸出了自己准备的刀,掌心和刀柄贴合着,总算有了一些安全的感觉——但是这种安全感在那个人面前孱弱的像是蚂蚁一般,随随便便就能被践踏。




  “不处理伤势,是条汉子。”那个人瞥了他一眼,看着于锋摇摇晃晃站起,似是赞赏道。




  “你废话真多。有这等武功却为官府效力,狗贼。”于锋不耐烦道,“要杀要剐,尽管来。”




  他的刀格在身前,和他一贯的刀法都不符合,但是现在的他身上有伤,面对强敌如果贸然进攻,只会被反击击溃。




  “那么记住杀你的人的名字。”那个人并没有因为他的言语而愤怒,“那”字刚出口,“名字”收尾时声音已经来到了于锋的耳边,而于锋反应过来时,剑柄撞在他的腹部,随后是重重的一击砸在他的肋旁。他连敌人的剑都没能见到,就已经被击溃。




  于锋歪斜着,控制不住身体,随后向旁边栽倒,跌进了河水之中。冰冷的河水大口灌进他的嘴中,在他的意识消失之前,只有耳边那个人说出的三个字。




  “黄少天。”




  




  TBC



评论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