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の颜

为皇帝的归来奏响乐章!

17岁生日快乐,我们的剑圣大大!
你是少年意气,是敢爱敢恨,是爱憎分明,是我心底一抹白月光。
你是一步一剑一杀的剑圣,是悄无声息夺人性命的妖刀。
也是我心底一颗朱砂痣……
你是蓝雨利剑,冰雨出鞘见血方还,一剑封喉夺人性命,也夺走无数爱慕与芳心。
黄少天,我爱你!
17岁生日快乐!

我曾经沉醉
如今终于明白
爱与爱过见或不见

沉溺要深需要一种气氛。:

#520黄王💛多人合本本宣首发!#

《宿命主义》——CP向多人图文合志

 黄少天X王杰希 R18

合本内容:

①小说20w↑字,配设定画及插图

②图文互动小说

③漫画

④插花

⑤特典周边

主催&画手: 

皮休【無氣力地球】

~插画丶漫画丶周边丶写手们的编辑(?)担当

写手:

白杉     | @白杉 

岁姜     | @妙娃姜。 

殷修     | @殷修 

打败君  | @打败君 

谢提灯  | @谢提灯 

叶以臣  | @叶以臣 

Cie     | @Cie 

Horkos|@康沃爾與他們的產地 

Niky   | @爬墙了 

丸【可能会交稿! |  @丸 

盐烧  | @焦糖颜色 

(G文)邮差

G图:

clin  |  @归属地_clin 

49    |  @。别看 

Rue |  @酣然入梦 

诗晴 |  @诗晴脑洞纳米级 

加湿器 |  @加湿器漏水了 

旭然 | wb @旭_Alter

排版: 洛北天清

校对: 湿衣

格式: 

A5,简体横排,印刷会搞点意思。页数关系会是个砖头本…

价格尽量不会定太高的【】

预售日期: 2017.07.06 王杰希生日  

到书日期: 2017.08.10 黄少天生日 (前後日子,快递含不可控制因素)

通贩: 天生地梦

首发&场贩: 805妖都蝴蝶蓝O丶台北CWT46(寄售)丶香港CWHK44、上海CP

------------------------------------------------------

筹备了大半年的合本,非常感谢写手太太们的参与!

图的部分主催正在努力~~各位喜欢黄王的同好们请继续留意更新哇w

下一波本宣发文章试阅和一些插图w

如无意外,同场还会有黄少天及王杰希的生日礼包【

【喻黄】你猜是不是意外(R18)

白色大颜面:

// 我喻喻喻喻喻终于上线了,豹哭!他好好看啊!


// 为喻开起了车!顺便祝我cp和大家520快乐甜甜甜!


// 非原著背景




喻文州一睁开眼就对上了那个人发亮的眼睛。他卧室里的窗帘几乎从来不拉开,这个时间的夜里,唯一的光源是床头长亮的一盏夜灯。那个人跨坐在他身上,手里一把尖锐的物件抵着他的颈动脉。


“你这种看起来正正经经的人是怎么惹到叶修的?是欠了钱还是骗了炮?” 黄少天的声音很清透,一点都不像在酒吧喝了半个晚上。喻文州没有回答,倒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无声地笑了起来。


“喂喂喂,你笑什么笑,不怕我手一抖给你捅个血窟窿!” 黄少天皱起眉头,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喻文州收了笑,抬眼问他:“少天不动手吗,不是叶修叫你来处理掉我的?”


“切,他凭什么指使我,我又不是他小弟。我这是随手卖他个人情。” 黄少天歪了歪头,翻了个白眼儿,“还有谁允许你叫我名字了,之前跟你套近乎是为了唬你,不许再叫了。”


喻文州装作没有发现黄少天撒了一个小谎,只注视着他说话时张张合合的嘴唇和滑动的喉结,回想自己是怎么把这个人拐回家里来的。这么说其实不对,在黄少天的角度看来,这一切是他先有预谋地接近喻文州,然后巧取了对方的信任,最终成功抓住对方的空档把他撂倒在自己家里,他黄少天占取着完全的主动地位。


“我还以为……少天是对我有好感的。” 喻文州的语气里透着失落,合上了双眼,表示自己任他宰割。他闭着眼,看不见黄少天的反应,在黑暗里感受着黄少天的大腿和臀部骑在他身上的触感和温度,他想黄少天这个姿势,大腿内侧的肌肉一定绷得很好看。


过了没多久,他脖颈上锋利的触感消失了。黄少天的匕首划过他的脸颊,随后他感觉到刀尖在拨弄自己的睫毛。


“你说的没错,我是很喜欢你。” 黄少天说。 




长微博车




黄少天又在床上躺了半小时才起身去洗澡,他拒绝了喻文州要帮他清理的请求。


“没事没事,我自己搞得定的。” 他摆摆手,趿拉着步子去了卫生间。


回来的时候喻文州正坐在床上玩手机,床铺已经收拾整洁,他的匕首被端正地摆在床头的柜子上,刀尖闪着锐利的光。


“少天想好了?愿意我做你的男朋友吗?” 喻文州放下手机,探询地看向黄少天,漆黑的眼眸笼在睫毛的阴影里,嘴角弯起一个柔和的笑意。


“什么鬼?” 黄少天一脸惊讶,“你怎么知道我是去想这个了……” 


喻文州笑笑没回答,拿过他手里的毛巾帮他擦拭还在滴水的发梢。


“我可以知道少天的答案吗?”


“服了你了……我愿意,好了吧!”


END




早上起床,叶修看着手机上的两条短信,默默点了一根烟。



  • 黄少天:叶修,那个喻文州我帮你会了会,你俩有什么过节自己解决!我可不管了!


  • 喻文州:谢谢前辈,少天和我在一起了~



“啧……这两个人……” 





【喻黄】浊中剑 一

雲驀膜膜膜:

好久没写古风,这次搞搞喻黄。


算个复健。




  一




  马过刀捎愁,风鸣曲断头。




  




  夜色深,城中本当寂静,然而此时灯火亮了五条街,喧闹之声从河那头响到河这头。




  喻文州站在城楼上,月黑风高,是个好杀人的夜。他眯着眼,看着灯火相继着亮起,追着一道身影在街巷中窜来窜去——那道身影着实难以捕捉,哪怕是他居高临下纵观全局,也难以一直盯住。




  “城主没事吧。”他问身边人,近卫应了一声:“只不过是受了些惊吓,那一刀捅在了椅背上。”




  “刀呢?”喻文州追问道。近卫忙将事物呈上。




  一把细长的弯刃,刀口还带着一丝丝绿光,显然是淬了毒的。被这一刀刺中,且不说有没有受重伤,就算是破了点皮,估计也会被毒死。




  刺杀用的毒,自然不可能是等闲的毒。




  “刀拿去查一查,是哪里造的,淬的是什么毒。”喻文州将弯刀交还给近卫,“别的人,可以去休息了。”




  “是,大人,那……刺客呢?”近卫犹豫道。




  “已经安排好了。”




  喻文州回头,看了一眼。刺客的身影消失在暗巷之中,灯火倏地就断了线索,追捕的人徘徊了一会儿,只能纷纷散去,选择去城门戒严。




  




  刺客躲藏在一座桥的桥洞中。这是他预先准备的落脚点之一。说是落脚点,其实也只不过放着一些伤药和一把备用的刀。他在桥边的屋檐下确认了半天,没有看到有追击的人,这才选择钻进桥洞。




  他的准备只有一击,但是为了这一击他将城市的大街小巷跑了至少五遍,就算是这样的熟悉程度,也跑了半座城才把追兵甩掉,而身上也受了一处刀伤,一处箭伤。箭伤在腿部,刀伤在腰部,都是会对他接下来逃离行动造成影响的。




  索性他准备了这个落脚点。这里很安静,只听得到湍急的河水的声音。可以让他好好放松一下绷紧的神经。




  他在黑暗之中摸索着,走进桥洞,蹲在地上摸了半天,却始终没有摸到自己之前放着的东西——这是在天黑下去后他才放的,被路人捡走的可能微乎其微。身上的伤口传来阵阵的疼痛,手摸一下就沾了血,显然伤的不止表皮。




  他的刀在战斗的时候丢失了,刺杀的刀也没能拿回来。无论是药还是刀,都是他现在所需要的。




  只是这些东西呢?




  他忽然觉得身后要一寒,还未回头,便听到了一个人轻快的声音。




  “我想你可能是在找这些。”那个人说道,“有这么多的储备还能甩脱追兵,看来准备做的很充足啊,可惜啊可惜,刺杀没成功,自己也得搭在这里。如果我是你,肯定不会这样做。”




  他的手按在地面上,猛地扭身回手,一块石板碎片被他掷出,直冲背后那人的头部而去。然而还没等他来得及发力反扑,眼前寒光闪过,石片在一声轻微的“叮”中被击飞,而那人的右手上仍然是空空荡荡,左手上提着他准备的布包——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是他分明记得,隔开那块石片的是道剑光。




  “我听过你的名字,也听过别人形容的你的刀,不过现在你的刀在我的手里,你的马也不在。”那人摇头,似乎是在为他惋惜着,“而且你还有伤,要是对你动手,也太没意思,怎么都不符合我的身份。”




  “马过刀捎愁,风鸣曲断头,是这样说的吧。”那个人依然啰嗦着,直到念出了这句诗,才停顿了一下,紧接着报出了他的名字。




  “于锋。”




  他一惊,下意识地向后退去,结果就见那个人左手一抬,自己准备的布包被扔在面前的地上。




  “拿起你的刀,和我一战,我输了你就可以离开,你输了就跟我回衙门。我不介意你先处理一下伤口,不过希望你快一点,我赶时间。”那个人说着,微微晃了晃身体,腰间的佩饰和什么东西相撞,发出了一声轻响——这时于锋才注意到,那个人的腰间挂着一把剑。




  就是这把剑格挡开了自己的偷袭,而他却连剑的影子都没看清。




  于锋咬了咬牙,从布包里摸出了自己准备的刀,掌心和刀柄贴合着,总算有了一些安全的感觉——但是这种安全感在那个人面前孱弱的像是蚂蚁一般,随随便便就能被践踏。




  “不处理伤势,是条汉子。”那个人瞥了他一眼,看着于锋摇摇晃晃站起,似是赞赏道。




  “你废话真多。有这等武功却为官府效力,狗贼。”于锋不耐烦道,“要杀要剐,尽管来。”




  他的刀格在身前,和他一贯的刀法都不符合,但是现在的他身上有伤,面对强敌如果贸然进攻,只会被反击击溃。




  “那么记住杀你的人的名字。”那个人并没有因为他的言语而愤怒,“那”字刚出口,“名字”收尾时声音已经来到了于锋的耳边,而于锋反应过来时,剑柄撞在他的腹部,随后是重重的一击砸在他的肋旁。他连敌人的剑都没能见到,就已经被击溃。




  于锋歪斜着,控制不住身体,随后向旁边栽倒,跌进了河水之中。冰冷的河水大口灌进他的嘴中,在他的意识消失之前,只有耳边那个人说出的三个字。




  “黄少天。”




  




  TBC



那些年,从这里开启你的喻黄之旅

那些年,我们错过的喻黄文:

大家晚上好啊,从昨晚皮下发出关于推文讨论之后,大家的意见大都很支持分类,所以皮下想从最早的喻黄文开始做一个喻黄文索引,这个索引的目的是把能找到的文按不同类别划分,这是一个很浩大的工程,可喜的是有些姑娘和皮下一起加入了扫文的行列,我们打算把索引做好后,再做一些精品类,新人必读等等。


因为喻黄tag数众多,所以我们打算从每日整理君的lo(再次表白一下整理君><)最开始的2014年7月份的文开始扫,至于之前的文就只能拜托大家了,我们今晚开始开启“开启喻黄之旅”这个话题,欢迎大家把自己有印象的早期文通过评论或私信的方式发给我们,我们还是希望尽量多的把之前的文整理出来。大家也可以对比着新文看看老文也许会有很不一样的感觉~


这个工程量肯定会很浩大,所以用时肯定也会很长,这中间也需要大家多多帮助,当然了我们的推文活动还是会正常继续的,也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注~


那么就让我们回忆一下在lofter开启喻黄之旅时的样子吧~再次欢迎大家把自己有印象的早期文(时间在2014年7月份之前的)通过评论或私信的方式发给我们~不尽感激~

[全职][周黄]对他说

夜航船(来自 爱锋7plus):

去年给瓜子老师的G,今天黄少露脸我放一放。


难以置信的是,全文真的是黄少一个人在叨逼叨。


 


 


==


 


“喂喂喂喂?听得到吗?嗯哼现在是一段测试,测一下你的麦我的麦你的耳机我的耳机正不正常以便我们心口相连,跟我念:‘水是生命的源泉,失去它生命就会枯萎’……你倒是吭一声,还是我耳机坏了?我耳机坏了我赶紧找人调,不然过阵你出事了我都没法向江波涛交代你知道吧?江波涛好鬼精的,你就是掉半个指甲盖他都要我们蓝雨折现赔。你到底听到了没有啊?”


“嗯。”


“好的好的各位团友请跟我们往前走,我是你们今天的导游黄sir,我们团绿色健康没有强制消费点,保障你的安全是我们的使命,不过先说明一下今天是因为你们轮回都跑去外勤我特别支援所以我是按分钟计费的,或者你们愿意选择按照字数计费也可以,总之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财富……你看到你面前那个胖医生了吗,我赌五毛他头发是假的,是特级的头发,是头发的特技,不总之你跟着他走。他会下一个楼梯,你跟在他后面,我看他这个步速,估计五秒之后能走到摄像机死角,你趁那个时候把他搞定把他卡给弄到手。好的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各位观众朋友跟我倒数5!4!3!2!1!……好的干得漂亮和我来个隔空击掌!把他藏起来之前你先看看他是不是戴了假发?顺便周泽楷你调一下你的视角也让我看看你穿护士服什么样子呗?”


镜头晃了晃,重新又回复了正常。


“现在你下去,穿上白大褂戴上卡更重要的是戴上刚刚那位仁兄的假发,走下去,你等三秒钟再推门,两个保安正在经过。好你可以推门啦,噔噔噔噔噔欢迎光临住院部您的探视时间还有五分钟请立即左拐,手套戴上了吗?接下来再走五米向右拐,就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你处理门口那两个保安的时候要小心一点,白大褂弄脏了很明显的,不过没关系要是有人问起,你就说刚刚有个病人临时大出血了弄了你一身,重要的不是你说了什么而是气势、气势好吗,我跟你说你这一生是注定不能成为我这样才高八斗的男子,但是人生还有希望,你不要灰心、不要放弃、最重要的是不要关掉耳机……好的,把两个保安先拖进病房吧,保持走廊通畅是很重要的,这可是在医院,分分钟都是人命的事,拯救世界也要讲公德,要特别讲公德。你衣服弄脏了吗?弄脏了就脱了吧,你里面不是还有护士服吗?你不会还穿了丝袜吧?你穿了丝袜的话刚刚就应该脱下来戴头上这样呢我们也不用费尽心思去躲那些摄像头了。”


“男护士。”周泽楷闷闷地说,“是裤子。”


“裤子就算了裤子我没兴趣不过下次你穿丝袜记得拍个腿部特写我拿回去骗宋晓他们哈哈哈哈哈,‘黄少这哪家美女啊这腿我能玩一年!’……咳咳、我们回到正题,目标看上去睡得很死,那也是当然的啦一个小时前就有人给他换过药了,是你们谁下的手,江波涛亲自去的吗?他好久没有搞过外勤了这次出来透透风是不是特别欢天喜地呀?周泽楷我觉得江波涛真的忍你很久了,行动员一点反馈也没有指挥这里很没有成就感,对工作失去了信心,业绩也要下滑的。你打算怎么带走这个家伙?江波涛说之前放了轮椅在门后边,不过我看还是有点够呛。我跟你说现在知道那份文件藏在哪的就只有他了只能活捉不能拿枪突突突,你不行你说一声放着我来,我们看着表,你还有一分钟时间犹豫。一分钟之后你不动手我就嗖地一声飞过去把他带走。”


周泽楷凑近了病床上的人,好让摄像头另一边的黄少天能看清楚他这边的情况。


“靠靠靠靠。”黄少天说,“怎么这么狠。”


病床上的男人的被子掀开一角,里面放着一个黑色的小方块,延伸出的几条线路环绕在病人的脖子上。


“估计是个炸弹。只要轻微震动就能爆炸。这么近的距离威力再有限也很麻烦,那几根线剪了也多半要炸。你打算怎么办?事先声明你问我剪红线还是剪蓝线我肯定选红,毕竟蓝色是我们蓝雨的……我靠,你不要硬来,你现在的定位是个护士,护士都是很温柔的。好的就这样,先把外壳拆下来再说。周泽楷你手别抖,我估计这玩意灵敏度高得要命,万一炸了你的手和脸都要遭殃……”


周泽楷压低声音,对着麦克风说:“嘘……”


黄少天一瞬间感到自己肾上腺素都飚了起来,但他居然真的安静了下来。耳机里一片死寂,甚至连属于正常人类的呼吸声都没有。周泽楷一时间竟然有些不适应。一旦声音消失,黄少天好像就整个人蒸发了一样。


周泽楷动手处理起炸弹来。


人到了周泽楷这个境界基本已经把特工这行当搞成了一门艺术,无论跟踪、射击、拆弹、窃听、易容,干什么都能做到精准、美观,据说有的科室会定期举行周泽楷行动录像观影大会,而且该观影会成员男女老少都有。大家一边吃着零食喝着饮料,一边欣赏着周泽楷四十秒极限逃生,其乐融融。但黄少天就不喜欢这样子的周泽楷。他觉得挺没劲,凡事从头到尾都做得规规矩矩无懈可击,实在是太乏味了,把好端端一个惊险刺激的行业,折腾成了持枪程序员。没劲透了。


但是黄少天这个时候心跳得很快。他能看清周泽楷指尖每一次细微的颤动。


周泽楷终于慢慢地把一根细细的牙签卡在了炸弹的某个节点,然后舒了口气,从身上摸出了个小指甲钳。


“剪蓝的?”他问。


耳机里瞬间又恢复了喧嚣。“周泽楷我跟你说别以为你戳了根竹签就怪了不起的,这玩意还是随时会炸,剪蓝的炸得更快你看着办。别闹了快点把这家伙弄走,今天晚上我们蓝雨还要唱K。”


“唱K?”


周泽楷一边拔人身上的管子针头一边问。


“哇你居然对这个感兴趣,你不是想来吧,你会唱什么歌啊?我们蓝雨的声乐准入是很高的五音不全直接对瓶吹,你们轮回能玩这个吗?你要是敢呢你今晚就来试试呗。哎呀你别光听我说动作倒是快一点,还有四十五秒刚刚那两个保安就又巡回来了看到看门的人不见了你猜他们会怎么想呢,会不会掏出小手枪小电棍冲你砰砰、砰砰砰……”


周泽楷已经把人弄上了轮椅用毯子盖好。他说:“停电。”


“你怎么这么懒这么俗套。我不想和你说话了,你知道在医院停电后果由多严重吗?你这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我受不了你了,我要去叫郑轩来。到时候你就会自动怀念我的好。”


周泽楷笑了笑。他甚至都没有停顿,径直拉开了门。开门的一瞬间,外面的走廊变成了一片漆黑。


“你有三十秒的时间。”黄少天说,“三十秒你都搞不定你就不要回来了。”


“十秒。”


周泽楷行云流水般地推着轮椅走到了紧急出口。楼梯很长,周泽楷果断踢开轮椅将人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力气够大的啊你。你打算就这样把他扛出去吗?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特工,我要给你点播一首猪八戒背媳妇。”黄少天自己哼了起来。周泽楷忍不住动了动耳机。


“你加油,还有一层楼就到底了。那底下有个手推车和一个king size的纸箱,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为了效果逼真我们还准备了一些针筒什么的你记得把人藏进去之后再盖上去。整包的,注意缝隙,把人憋死了我们整个蓝雨就要向你宣战。”


周泽楷在他唠唠叨叨的时候已经把人藏好。他开始脱衣服。


“我去,你把摄像头蒙上。我不想看你显摆腹肌。”黄少天说,“有什么了不起的,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出外勤的时候也很威水的我跟你说……”


周泽楷并没有让他看到自己的腹肌。他的护士服下面是一套蓝色的工人服。他甚至还准备了鸭舌帽,甚至还从口袋里摸出什么黑黑的东西抹了自己一脸。


周泽楷推着手推车走出医院。警报在他身后响起。


“你三点钟方向有一支保安队,不可以去。我看十点方向挺安全的,你带着人往那走几步再说——我去是狙击手,快回来,你身上武器还在吗?我十分建议你现在探出头去往八点钟方向打三枪。你可以的,加油,就好像游乐园打气枪一样,yes you can。”


周泽楷撂倒了三个人。他的枪简直是因果律武器,例无虚发。黄少天看的都安静了那么半秒钟。


“你现在还有多少子弹?是不是觉得有点焦虑有点心跳加速呢,不要害怕我会一直在这里不断加重你的焦虑情绪让你感到危机四伏四面楚歌然后在最后一刻把你拯救出来没办法这就是主角的使命嘛。你有带烟雾弹吗,数十下往外丢然后带着人冲出来。等等你这个人的十下是不是比一般人还要迟钝还要慢很多那可不行那样对方就太近了还是我帮你数吧好了只有五秒了五、四、三、二、一——”


周泽楷丢出了烟雾弹,推着人往外冲。身后传来了子弹的声音。他感到脸颊边一热,子弹擦出了一道血痕,顺便打掉了他的麦克风。


“我去什么准头啊!耳朵都快要聋了我要重新考虑和你们的合作分成了。不过麦克风对你本身也没有什么用倒是脸比较重要吧,啊?听说你们那正打算制作你的全打码写真集?不是我说这么高调迟早有一天要扑街,你们轮回啊,真的是浮夸,太浮夸,以后必须要经常和我们这样朴实专业脚踏实地的组织多合作一下给你们更多学习的机会早日返回正途。”


身后的门砰一声地打开了。黄少天扭头,发现时周泽楷已经扛着人上了车。他用力敲了敲前面,车子风驰电掣地跑了起来。


“人没事吧?”黄少天赶紧检查了一下目标人物。确认没问题之后,黄少天麻利地用手铐把人铐好,并且蒙上了头套。他专心干活的时候居然是一句话都不说的。


等处理好目标,黄少天转过头,挑着周泽楷的下巴说:“你脸伤什么样了?”


“没事。”周泽楷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血,“先回去。”


黄少天看了看那道伤:“是不严重,估计你们短期内出不了写真集就是了。”


周泽楷没有搭话。他低下头,拿出手机。几秒钟之后,黄少天的手机响了。是周泽楷发来的一张图片,是一双黑丝美腿。


“给宋晓。”周泽楷说。


“你拍的?是你?你真穿女护士服了?我的天哪你穿什么size?什么size装得下你。”


“是杜明。”


黄少天笑得前仰后合,赶紧转发到了群里。群里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在一堆惨叫和表情包的末端,只有索克萨尔慢吞吞地、淡定地说:“这是轮回的人吧。”


“还是骗不了他。”黄少天有些懊恼地说。


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口红,娴熟地抹了一嘴。在黄少天腮帮子上亲了一口。


“带这个去见他。”他说。


 


 


end